Zora🌹

不正经的正经南方人,杂食,墙头很多的感情骗子,心里总在跳舞的坐着的咸鱼

问归 //部分之一

☆是的我来祸害新坑了,文体是什么我都不知道。
☆ooc是肯定ooc了,这辈子都不可能不ooc的
☆cp是龙虞。有提及其他人,友情向
☆作者,真的很磨叽,一直很磨叽
————————那我开始写了。

=======================

序

「那年你十八,正值青春年轻气盛,不满于只浸泡在书墨间看着大千世界。于是你开始云游四海。」

  ã€Œä½ æ²¡æœ‰æ€¥ç€åŒ—上,而是先西进。」

  äº‘南边境,正值雨季,空气里都带着水汽携着阵阵清香。身着深色衣物的少年郎钻出有点脱漆了出租车,投入蒙蒙细雨,湿了头发、湿了衣物,却也来不及在乎,只顾着往那石头砌成的古村里去。
  å°‘年郎不是本地人。来此有目的,他想知道这里的故事。寻了一家茶馆,在这里避雨,也好计划行程,窗外的雨淅淅沥沥敲着窗户和芭蕉叶,窗里茶客闲聊着,他有一下没一下的听着。

  â€¦â€¦â€œé‚£è€å®…子里的老先生啊,过了下周就一百一十啦。”
  â€œå·²ç»ä¸€ç™¾ä¸€åå•¦ï¼Ÿæˆ‘说,难怪,最近越发少见老人家出门,就想着怎么最近没听着京片子口音的损人呢,哈哈哈……”
  â€œå—³ä½ è¯´ï¼Œè¿™ä¸€æŠŠå²æ•°ï¼Œä»–怎么没想回北京老家呢,老人不都喜欢那什么落叶归根吗?”
  â€œäººæ˜¯è€å®¶åœ¨åŒ—平什么北京。”
  â€œæ²¡å¾—区别啦不都在北边嘛!哎呀……想想,老人也不容易,是经历过战争的人,听说他跟着国民党的军队来这儿的,还在江对面那座山上打过仗。”
  â€œå¬è¯´è¿˜å› ä¸ºæ‰“日本军瘸了一条腿呢。”
  â€œçœ‹ä¸å‡ºä»–瘸啊?”
  â€œè€äººå®¶èµ°è·¯éƒ½ä¸åˆ©ç´¢ï¼Œä½ å½“然看不出。也都是别人说着,谁知道是不是真的,打仗啊在前头跑的都活不下来的,活下来的都是后头当官的呢。当官的能看得见什么呀,估摸着抢都没打过。”
  â€œé‚£ä¸æ˜¯ï¼Œæˆ‘小时候就见过一个,打过江对面的一个,似乎还是军长的,过来说是祭奠他的部下,一个活着的都没有。”
  â€œæƒ¨å“¦ï¼ŒçœŸçš„惨。哎,哪里加水啊?”
  â€¦â€¦

  é›¨è§å°äº†ï¼Œè¿˜åœ¨æ·…淅沥沥的,当断不断。茶客还在添上热水,说着城南村北的琐事。外乡少年郎已经不见人影。

壹

  你第一次来这。
   这儿西南边陲,再往西就是缅甸。
  湿凉凉的空气混入草与泥土的香味转入鼻腔。
  这好似没晴朗过的天,没有干燥过的土。
  这里也因此孕育了其他地方没有的最水嫩的花种。

  你喜欢这个地方,
  安静,却又喧闹;
  人烟不算多,小雨里人们走得急,在薄雾里出现又消失。
  青苔与野草很快占据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一片瓦一块石在洗礼下变成深色,
  它们承载这前世纪,或者更早的记忆,
  在青青苔藓下叹息谁的爱恨情仇、哭诉谁的生离死别。
   ä½ ååˆ†ç¡®å®šè¿™æ˜¯ç¬¬ä¸€æ¬¡é€ è®¿ï¼Œ
  但穿过街巷却被整整熟悉感包围。
  想去找那位——老宅子中的百岁老人,
  而你却在两条小巷交汇的地方听了脚步,
  才想起,跑的太急,还没去打听那个老人住哪。
  懊恼的你放慢了脚步,
  就凭心情罢,你这样想着,走进了上坡的小石路。
  巧合的是
  你看见一位佝偻的老者,提着菜篮子撑着伞,在不远的前面驻足了许久。
  和身边偶尔过往的人像是不在同一画面,老人像是画纸一点重墨,
  吸引了你的目光。

  你打算走近的时候,他一瘸一拐的离开。
  老人在这石头路上走着。不知是错觉还是什么,
  你似乎看见老人脚下缠绕着像丝、像藤的影子,像是要拖慢他的脚步,
  也像是要和他融成一体。
  你不信鬼怪,全当做迷了眼。
  他渐渐走远,就快要淡漠在这雨雾里。你才想起要问这位老人,急忙快步追上。
  老人在这些宽窄不一的街巷总不紧不慢穿梭,而你像是陷入迷宫的羔羊。
  你在一条视野极好的上坡小路上停下,你张望着试图找到要找到身影。
  墙与墙之间有一条短短的小道,一扇半掩着的深色木门吸引你的注意。
  你轻手轻脚的走近,怕打扰了这沉睡了般的宅子。
  你轻轻敲门。
  敲开这片沉睡的记忆。
  老人招呼你进来,你推开门,隔着一条小道似的前关。
  他看向你,眼睛里好似有什么东西又亮了起来,
  像是枯木被点起了新生的火苗,像是死水被落石激起水花。
  老人看着你的脸叫了一个名字。
  但你没听清。
  什么?
  你问。
  他沉默了一会儿,苍老的脸笑了笑,说,没什么。

  老人说,他一百多岁了,姓孟。
  他说
  战争的细节,除了惨和痛,也没什么好说的。载入史册,不过就是几个数字几行字,让后人记着。
  他更愿意回忆他的那群狐朋狗友。
  老人说着他的狐朋狗友们,笑起来,笑的像个孩子。

  两杯茶,一场雨,一个下午。他讲,你听。
  临走前,他告诉你。
  别要去南天门,那里,杀戮太重。

è´°

  你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鲜血,有硝烟,枪支弹药,数不清的弹孔和创伤;
  还有一群人,他们穿着上世纪的军装,一张张脸都是年轻的,残缺、怪异地走向你,然后再和你擦肩而过。
  你看见一个人背对着你,
  你不知道他是谁,你不明白,但你忍不住,
  忍不住的向他跑去。
  避开一簇一簇拥上来的行尸,
  你喊着
  你扯着嗓子喊着,;
  你什么都无法想了,唯一的念想只有
  你得追上去。
  你得追上他。
  忽然,那人停下了,转身向你。
  你看清了他的脸,你应该见过,你应该记得
  你看见他对你笑。
  明明是笑,却是苦的。苦的让人想哭。
  忽然他倒下,
  倒在你怀里。
  没有枪响,你听不见枪响,而他的的确确倒下了,血淋淋的染红了你的手,你的大半个身子。

  和煦的初生阳光,晃醒你的眼睛。你打开窗,空气里满是雨水过后新生的香味。
  你洗漱的时候心不在焉,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想着的却是梦里出现过的男人。
  你觉得你应该见过,你应该记得,
  但你确确实实一点印象都没有。

  你在这座古村里晃荡。
  这里还留着当时的军事物件,已经生了锈,长了青苔,在新鲜的花草中安息。
  顺着孟老先生的讲述,
  你造访了一个又一个快被遗忘的地点
  你兴奋极了,像是听到新鲜新奇故事的孩子。
  这里仿佛还残留着
  那些士兵们——孟老先生口中的虞师的军人们,操练或者嬉闹的声音。
  你的心跳的厉害
  久别重逢的情绪像蚕丝一缕缕包裹住你,就要把你化成蚕茧。
  你不知道你为何有这种情感。
  禅达,
  这个地方,
  像是又某种致命的魔力,
  引着你、拉扯着你。

  你尝试着找到了祭旗坡。
  你看见已经烂掉的木板和隆起的石堆,你猜测这是某些烈士的冢,
  你看见了还未被填平的战壕,已经长出了花草树木。
  似乎,
  所有疯狂都已平淡
  所有鲜血都被掩盖,
  大自然在涂炭之后为硝烟和悲伤带来洗礼
  馈赠是新生的、是年少的,
  帮那些过于早逝去的生命给予新的方式感受生和美好。
  在角落,一棵树的下面,你看见了一只大狗。
  它盯着你看,不动、不叫,就是盯着你看。
  你不太清楚它的品种,可能是狼青?
  它忽然转身走了几步,又停下回头看着你。
  你觉得这是一种示意,
  它想带你去某个地方。
  你这么想着,走向它。

  它也许真的是在领路。
  你跟着它,越过杂乱的树根,拨开疯长的树枝,爬上向上的坡。
  就像跟着兔子的爱丽丝,
  你跟着那只大狗。
  你又一次拉开挡住视线的树枝,
  刹那间,阳光洒满你所站着的地方,
  草地青苔闪闪发光,你来到一个视野开阔的地方。
  你的正前方,
  就是南天门。
  在祭旗坡看到的南天门,比在公路上在山脚还隔着江看到的大不相同。
  你情不自禁感叹。
  你看见那只为你引路的大狗,正坐在山崖上,
  背对着你,面朝着南天门
  坐得直直的,视线也是直直的,望着南天门
  像是在守望着,
  守望着
  当归却未归的人
  守望着
  还流离失所的魂

  “别要去南天门,”
  你忽然想起孟老先生的忠告,
  “那里杀戮太重。”

叁

  人们说,一意孤行是少年人的特权。
  你上了南天门。

  你来到南天门
  那已经许久没有人烟的树林,
  古老的小道
  绿荫葱葱
  弹壳被枝腾缠绕被泥土包裹,变成大地的一部分。
  光斑星星点点,
  鸟鸣忽远忽近,
  你充满着好奇,好似温醒了这里万物。
  你是一个闯进静默太久的地方的炽热的鲜活生命。

  风穿过枝干,带来一道悠扬。
  “——魂兮——归来!
  去君之恒干——”
  你的眼睛追寻起看不见的音源,
  不知为何,
  你觉得,你得去找到,发出声音的人。

  “何为——四方?
  舍君之乐处——”
  你离开了古道,踏进层层叠叠的草叶
  “——而离彼不祥些!”
  你磕磕绊绊,在陌生的荒芜之中
  像个刚刚会走路的孩子
  “魂兮——归来!
  东方——不可以讬!”
  那声音越来越远,你急了,
  加快脚步,生怕那神秘同你错过。
  看见一下,只看见一眼总归也是好的!
  你这般想着。
  “长人——千仞——
  惟魂是索些——”
  “十日——代出——
  流金砾石些——”

  你戏剧性地踩空,连滚带爬地翻下坡来
  十分狼狈
  灰头土脸
  你来不及顾及,
  你心急如焚、四处张望。
  “归来兮!”
  “不可以讬些!”
  你看见了一个忽明忽暗的人形,
  似幻似影,
  在前方,花草堆满的小道,那人就在那里。
  你开始跑,
  开始飞快的跑。

  ——等一等!

  你憧憬,又仓皇
  你急切,又踌躇。

  别走!

  他悠悠转身,你蓦地停下
  他近在咫尺,你却空了话语
  熟悉又陌生
  梦里人的脸渐渐清晰,在眼前亮堂。

  你好呀。
  他说。

(…未完)

昨天看阿根廷冰岛中场休息时候随手摸的。
眼睛画大了,脸画短了,索性不画胡子骗自己这是少年师座了。
是的,还是17岁小排长时候的师座(。

p2原图,电视剧截图。

ooc 神他妈ooc
我可能是假的

设定和平年代,死啦叫虞啸卿“师座”只是为了好玩而已(。
pwp不需要逻辑,不需要脑子x

上完色像彩陶兵马俑……
p3临摹的照片原图
我知道我比例错了(。)画不像(。)

人生若只如初见(真的不会取题目)

三十分短打 少年au(时代大概是晚清辛亥革命前)
个人娱乐

  自古文人偏爱颂江南,习惯了北京城干燥凉快的气候,这里潮湿的天气倒是让和珅十分不习惯。连书本都被染了湿气又皱又软,摸着难受。这江南到底哪好?和珅皱起眉头合上书。
  “刘全!”
  “少爷什么事?”
  “陪我去外头走走。”
  那叫刘全的小书童脖子往下缩了缩,小心翼翼看着自家少爷,“可是,老爷叫我看着少爷读书……我不敢……”
  和珅眉头皱得更厉害了,“瞧你那样,你有什么敢的?”说罢快速走向偏门,“不陪罢了我自己去。”
  “哎!少爷你等等我呀!”

  正是梅雨季节,雾大得厉害。深呼吸一股水味儿,惹得喉咙痒痒的,和珅忍不住咳了两声。出了府上也是闷。
  擦肩而过的江南女子,亦是文人喜欢的,和珅隔着薄薄的雨雾看了看那些走过来走过去的女子,也没觉得多好看。
  无聊。
  他一晃一晃,拐到一道窄巷子里。
  “少爷,我们该回去了…”
  “哎呀烦啊你!”
  迎面走来一个人,巷子窄的很。和珅往左走,想和那人岔开走,却不想那人也往了左。两人差点撞上。和珅又往右,那人也往了右。那么来来回回了两轮,和珅耐心没了,挡在路中间大声呵斥那人,“你要怎样?”
  那人看上去和和珅年龄差不远,却拿着根烟杆,书生气很重。“你这人有意思,挡住路的可是你,你却问我怎样?”那人也不生气,就是瞪着眼睛看着他。
  和珅被江南着天气热得火气不小,又从小被家里护着就没让人委屈过半点,这人倒是勾起和珅兴致。“我挡路?爷我可是好心先让你了。”
  “嚯,还'爷',”那人笑了起来,“明明是我让了你的。”
  他不笑还好,他一笑,眼角那颗泪痣都显得温柔了起来,眼睛像是一潭清水,好似有微波粼粼。和珅怔了怔。也不气了,就一心直盯着这人的眼睛。江南的轻风穿过这小巷,带来一股小兰花香味。
  那人见和珅不说话,不见外的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喂?怎么愣住了?”
  和珅这才回过神,觉得自己失态,咳了一声,“我今天就不和你计较了,下回走路注意点。”说罢往右偏了偏。
  “嘿,你这人。”那人好笑的看了看他,“行行行,都给你有理。”语罢擦着和珅的肩膀走了。
  “诶,你叫什么?”和珅梦如初醒回过头对着那人背影喊道。
  “晓岚——”那人头也不回一边走一边说。
  那自称晓岚的人步子的很快,不一会儿就消失在江南雨雾里,看不见人影。留下那一股子烟味混着水汽钻进和珅鼻子里。
  “这人真是奇怪。”刘全回头摊着脑袋望了望,“您说是吧少爷?”
  “奇怪,嗯奇怪……”和珅若有所思。

  江南还是有吸引人之处,现在和珅认同了。

鲛人设定岚。
没有什么意义的摸鱼。
总觉得逆着鳞片摸很色情x

纪大人一个不小心变成了半鱼半人的珍禽异兽(。

设定Roper和House是孪生兄弟,时间线在House伪造死亡之后。
配对是Roper/Chase,谁知道是不是因为Chase暗恋House未果所以上了Roper的床,谁知道呢(。)
ooc,当然ooc,作者只是为了自己高兴
作者表示Chase是自己心头肉但就是忍不住死里虐(。

运气好可能不会被hx……
运气不好就要放链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