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ra🌹

不正经的正经南方人,杂食,墙头很多的感情骗子。

吓几把性转
我就是很想画团座大波狗狗眼的样子x

大秦崛起的剧本把战神洗的太白了以至于我一直觉得白起柔弱x

昨天看阿根廷冰岛中场休息时候随手摸的。
眼睛画大了,脸画短了,索性不画胡子骗自己这是少年师座了。
是的,还是17岁小排长时候的师座(。

p2原图,电视剧截图。

ooc 神他妈ooc
我可能是假的

设定和平年代,死啦叫虞啸卿“师座”只是为了好玩而已(。
pwp不需要逻辑,不需要脑子x

上完色像彩陶兵马俑……
p3临摹的照片原图
我知道我比例错了(。)画不像(。)

人生若只如初见(真的不会取题目)

三十分短打 少年au(时代大概是晚清辛亥革命前)
个人娱乐

  自古文人偏爱颂江南,习惯了北京城干燥凉快的气候,这里潮湿的天气倒是让和珅十分不习惯。连书本都被染了湿气又皱又软,摸着难受。这江南到底哪好?和珅皱起眉头合上书。
  “刘全!”
  “少爷什么事?”
  “陪我去外头走走。”
  那叫刘全的小书童脖子往下缩了缩,小心翼翼看着自家少爷,“可是,老爷叫我看着少爷读书……我不敢……”
  和珅眉头皱得更厉害了,“瞧你那样,你有什么敢的?”说罢快速走向偏门,“不陪罢了我自己去。”
  “哎!少爷你等等我呀!”

  正是梅雨季节,雾大得厉害。深呼吸一股水味儿,惹得喉咙痒痒的,和珅忍不住咳了两声。出了府上也是闷。
  擦肩而过的江南女子,亦是文人喜欢的,和珅隔着薄薄的雨雾看了看那些走过来走过去的女子,也没觉得多好看。
  无聊。
  他一晃一晃,拐到一道窄巷子里。
  “少爷,我们该回去了…”
  “哎呀烦啊你!”
  迎面走来一个人,巷子窄的很。和珅往左走,想和那人岔开走,却不想那人也往了左。两人差点撞上。和珅又往右,那人也往了右。那么来来回回了两轮,和珅耐心没了,挡在路中间大声呵斥那人,“你要怎样?”
  那人看上去和和珅年龄差不远,却拿着根烟杆,书生气很重。“你这人有意思,挡住路的可是你,你却问我怎样?”那人也不生气,就是瞪着眼睛看着他。
  和珅被江南着天气热得火气不小,又从小被家里护着就没让人委屈过半点,这人倒是勾起和珅兴致。“我挡路?爷我可是好心先让你了。”
  “嚯,还'爷',”那人笑了起来,“明明是我让了你的。”
  他不笑还好,他一笑,眼角那颗泪痣都显得温柔了起来,眼睛像是一潭清水,好似有微波粼粼。和珅怔了怔。也不气了,就一心直盯着这人的眼睛。江南的轻风穿过这小巷,带来一股小兰花香味。
  那人见和珅不说话,不见外的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喂?怎么愣住了?”
  和珅这才回过神,觉得自己失态,咳了一声,“我今天就不和你计较了,下回走路注意点。”说罢往右偏了偏。
  “嘿,你这人。”那人好笑的看了看他,“行行行,都给你有理。”语罢擦着和珅的肩膀走了。
  “诶,你叫什么?”和珅梦如初醒回过头对着那人背影喊道。
  “晓岚——”那人头也不回一边走一边说。
  那自称晓岚的人步子的很快,不一会儿就消失在江南雨雾里,看不见人影。留下那一股子烟味混着水汽钻进和珅鼻子里。
  “这人真是奇怪。”刘全回头摊着脑袋望了望,“您说是吧少爷?”
  “奇怪,嗯奇怪……”和珅若有所思。

  江南还是有吸引人之处,现在和珅认同了。

鲛人设定岚。
没有什么意义的摸鱼。
总觉得逆着鳞片摸很色情x

纪大人一个不小心变成了半鱼半人的珍禽异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