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ra与光共眠🔫

不正经的正经南方人,杂食,墙头很多的感情骗子。

【House M D】James Wilson的一千零一夜(hilson)/1-2

cp:House/Wilson
全年龄向(大概)

*试图童话风(并不成功)
*毫无逻辑,思维跳跃
*ooc,ooc,ooc(切腹自刎
*我也不知道我在干什么(鞠躬

1

为什么这些人看上去都这么难过?

这是哪?教堂?

我不能动,不能出声,但是可以看见可以听到。以及……这能有多诡异?我可以看见自己的脸。

我看见了Chase,和Foreman,一些熟面孔,应该是我以前的病人,父亲、妈妈……wow,Daniel?

我记得疼痛,无力,无助。
House的蓝眼睛是我能看见的唯一颜色。
我几乎是央求他,给我吗啡,足够让这一切结束的量。

好吧……
这应该是我的葬礼。

House在哪?

2

  第二次有意识的时候Wilson的眼前是一片黑。第二次的意识比第一次更真实、更清晰,他甚至可以闻到泥土的味道,感觉到潮湿和闷热,感觉到身后支撑着他的东西的硬度。他不是没有在生前设想过死后世界的样子,脚下是厚厚的云层踩不着低,和云一样漂浮在阳光下看见世间万物,或者科幻一点发现自己走出了培养皿,但无论哪一种都和现在不一样。
  “真是稀奇……”他自言自语的开口,但是嗓子干哑得难受,像是几天滴水未进。如果能动得了纸笔,他一定要让世人知道,这样的死后世界真的太奇妙了,真实的就像自己还活着。

  Wilson发现情况不太对是在下一秒。

 
  他抬起胳膊,却被一个屏障挡住,摸上去像块木板。
  “嘿————”他一边敲打着木板一边试图扯着嘶哑地嗓子大喊,“有人吗!帮个忙!”他得出去。他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他应该已经死了,James Wilson本应该死的透透的。但是他似乎复活了?
  他急切地想搞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

  木板被砸裂了一个大口子,泥土没了阻挡扑了Wilson一脸。他挣扎着挖开泥土,在被闷死之前看见了天空,刻着他的名字的墓碑与他面面相觑。这真是……有趣极了?他这么想道。他爬出自己的坟墓,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天还很暗,远处也没有哪户人家的亮着灯,他庆幸出来的正是时候。他像一个失去了方向感的鸽子,在原地漫无目的的徘徊了一会儿。如果在原地等待,运气好一点被来的熟人带回去,运气差一点在不久之后又一次死亡;最后的结局都是在不明不白中不了了之,他复活的原因,都石沉大海。
  如果是这样真是太对不起第二次生命了。
  Wilson迈开腿,向墓园外走去。

  没几步又折回来。
  他离开墓园之前还不忘把自己挖出来的土弄回去。

  郊区外的公里少有车子在这个时间点出现,Wilson独自一人在漆黑的路边走着。没有路灯,没有可以照明的亮光。一切都是黑漆漆的,最多留下一个轮廓。
  害怕?这倒没有,人最惧怕的大概是死亡,他毕竟已经经历过死亡,实实在在的。所以没那么害怕。
  但他很迷惑。
  从医学上讲,让已经死亡的人活过来是目前为止不可能的。那么为什么他会奇迹般的复活?是只有他一个受到特殊照顾还是有人和他一样?
  天色慢慢亮堂,墨色往蓝颜色过度,Wilson的胃抱怨着无事可做的寂寞并且高声歌唱。Wilson很想安慰一下它,但是他在荒郊野外,而且身无分文。
  太阳的第一束光俘获前一夜的暗沉。
  Wilson感受到了真实的来自阳光的温暖,并且很幸运的没有对阳光过敏。

  通往城镇的路还不短。
  但是Wilson真的又饿又累。

  如果真的有命运之神,他一定长得像Gregory House。

  “Wilson.”

  他回头。
  Amber。

  失而复得的狂喜让他几乎眼眶湿润,一瞬间他觉得世界上几乎没有人比他更幸运。他小跑着越过他和Amber之间的距离,笑得像个孩子,Amber也笑着,就站在原地看着Wilson向她靠近。
  “我非常想你!”
  “我知道。”
  就在Wilson张开手要抱紧Amber的前一秒。
  “但是抱歉,你碰不到我。”
  Wilson扑了空。

  “……为什么?”

  Amber向下指,Wilson看见她膝盖以下几乎透明。
  “What the H...”他浓密的眉毛都要皱得缠在一起了。
  “快过来!”Amber一瞬间在Wilson跟前消失,转而出现在不远处的树干边。
  Wilson愣了几秒,接着向她跑去。
  Amber领着Wilson在丛林里离大路越来越远,Wilson现在管不了这么多。
  Amber站在一个树干宽度大得不可思议树前面停下,面朝Wilson站着……飘着,平稳的飘着。
  “怎么了……”
  最后一个音没来得及发完,惊叫取而代之。他掉进一个深不见底的树洞里。

  “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那里有一个洞?!!”

  “面对第二次生命你不打算过的刺激一点吗Wilson?”

  “这和刺激完全……”
  他撞上一丛树枝,但是树枝没有接住他只是减缓了加速度。
  “……不是一回事!”
  他又撞上一个网,它让他停下来。但只有一会儿。“啊——————”

  最后他跌到一大堆棉花上。
  有点疼,但没什么问题。

  “我就说了很有意思吧?”Amber撑着他的肩膀笑眯眯地说。
  然后Wilson一回头,Amber不见了。

  高得和树一样蘑菇为Wilson开了一条路,Wilson沿着路往前走。
  一只兔子从大蘑菇后面弹出脑袋。金色的脑袋,像极了Chase。那就是Chase。
  兔子Chase看了看Wilson,又低头看看怀表,对Wilson说:“要迟到了!”说罢,飞快的一蹦一跳跑在Wilson前面一下子没了踪影。Wilson无奈的要命,不得不试图跟上Chase。
  他来到路的尽头。一张长桌,一桌子茶具和茶点。他的胃非常实务地叫了。
  长桌对面的人——Wilson只能看见他的下巴和嘴,帽檐挡住了他大半张脸,但是Wilson绝对认得出来——嘴角挑起一个刻薄的弧度。“来吧,别客气,为你准备的。”
  饥饿打败了谨慎。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House?”Wilson把蛋糕往嘴里塞,也不忘解决自己的疑问。
  “你是指从洞里掉下来还是这里的蘑菇为什么这么高,还是你为什么不叫爱丽丝?”
  “不我是指复……”他被戴着帽子的House捂了嘴。
  “嘘——”
  Wilson觉得天旋地转。然后他发现他变小了。

  “House!!”他坐在杯子边上,身上裹着手帕,“你又给我下药!”
  “噢抱歉,你说什么?”House将手放在耳后,夸张地说。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动静,对变小的Wilson来说那动静就像地震。Wilson躲在杯子后面窥视着将来者,依照剧情应该是红皇后的卫兵。如果他没记错。

  但这不是传统剧情,Wilson。

  “说好的Wilson呢?House?”Cuddy一袭红裙,头顶皇冠,双手叉腰。
  “什么Wilson?哪有Wilson?谁是Wilson?”
  “在House的茶杯后面!”兔子Chase说。
  “嘿,我才是你的老板!”

  Wilson从Cuddy那里得到一把剑。
  “我需要你去把龙的首级砍下,这样我们的世界才能安宁。”Cuddy说。
  “我做不到!我连剑都不会用!”Wilson想把剑还回去。但是变小的Wilson推不动剑柄。
  “没关系,你是预言中的人。”
  Cuddy忽视Wilson接下来的推脱,扭头对着House,“戒药呢?”
  “没有,妈咪。”
  “你什么时候才可以成熟一点!”

  然后Wilson就变回来了。
  没来及穿衣服。
  “你看,你都把小Jimmy一下子吓大了,女皇。”

  “我真的不会屠龙。”
  “就闭着眼睛挥几刀子就好了。”
  “你说的简单。”
  Wilson站在遗迹下面,身后是House和女皇Cuddy的军队。巨龙在遗迹顶端咆哮着,俯冲下来。Wilson咽了咽,在龙快要撞到他的时候挥了手中的剑。

  咔哒。

  龙脑袋落在Wilson脚前。
  “……”
  身后传来欢呼声。
  Wilson机械僵硬地回头望。
  “我说了很简单。”House得意洋洋的说。
  龙的脑袋变得扭曲,扭曲到看不到原样。在地上像是成了一个小黑洞,能容纳一个人的大小的洞口。
  Wilson望着洞里头,深不见底。他觉得这是一种提示,他有点犹豫。
  戴着帽子的House走到他身后,肩膀贴着他的肩膀,“你想要答案吗?”
  “当然。”
  “去吧。”
  Wilson跳进洞口。

TBC——

半夜三更发文觉得很安全嘿嘿嘿(x)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