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ra与光共眠🔫

不正经的正经南方人,杂食,墙头很多的感情骗子。

【House M D】James Wilson的一千零一夜(hilson)/3

[*试图童话风(并不成功)
*毫无逻辑,思维跳跃
*ooc,ooc,ooc(切腹自刎
*我也不知道我在干什么(鞠躬
]


  Wilson从烟囱里滚下来,摔在许久没生火满是炉灰的壁炉里。狼狈极了地爬出来。
  厚重的窗帘遮盖住外面的光,阳光只能在一点点缝隙中苟且偷生。烛台上的蜡已经糊成一团,流下来再次凝固的蜡粘住烛台,使其与桌子连成一体。Wilson小心翼翼抹黑找到门,轻手轻脚推开。外头一样暗,但至少有几站灯,油灯。
  有一座楼梯,沿着高塔的形状盘旋着往上延伸。楼梯的最高处亮着昏黄的光,Wilson决定往上走。

  感谢他生活的时代有电梯。

  Wilson撑着膝盖,在最高层楼梯的房门前喘个不停。他撑着墙,往里走。像是图书馆,书架快有两三层楼高,一圈一圈的摆着,Wilson朝着圆的中心走。
  他看见了,坐在一垒卷宗里的House。House穿着夸张的黑长袍,领子高高立起都快和头顶一样高。
  这个House抬起脸,和Wilson对视上。似纸一样白的肤色和黑眼圈差点吓死Wilson。
  这是啥,德古拉?吸血鬼?

  “你怎么闯进这里的,凡人?”吸血鬼House开口问他,那低沉沙哑的声音让Wilson觉得背脊发凉。他还看见House嘴里那对虎牙变得比自己印象里的更尖利。
  “呃……我杀了一只龙,从它的脑袋里掉进了你楼下的烟囱?”
  做得好Wilson,想想怎么在被吸干血之前逃出去吧。

  “我欣赏你的诚实,凡人。”

  玩笑?!

  吸血鬼House继续低下头看自己的书。
  “能不能……麻烦你告诉我出去的办法?”Wilson小心翼翼。这个House似乎不好靠近。虽然每个House都一样,大概。
  “外面的世界很危险,你为什么要急着出去?”
  “我需要解开我的谜团。”
  “答案比安全还重要?”
  “难以想象这句话从你嘴里出来……是,没错。”
  “驳回。”
  “哈?!”
  “好好呆着别给我添麻烦,”吸血鬼House不耐烦地摆摆手,像是驱赶飞虫一样,“不要去地下室最西边的房间。”
  Wilson眨眨眼。
  “……好吧。”他退出书房,House没有阻止他。他走出House的视线,往楼下走,脚步渐渐加快,像是要逃开又像是在追逐。

  地下室厚重的门打开,发出无法忽视的声响。Wilson抬头看看最高处的房间,昏黄的灯光依然亮着,没有出现人影。
  Wilson跑进去,打开最西边的房门。
  像是一束光柱,竖在房间中央,照亮了整个简陋的房间。Wilson伸手触碰那束光柱,不冷,不烫。他吸了一口气,站进去,他看着自己的身体慢慢变透明。然后光柱和Wilson一起消失在地下室最西边的房间里。

  高塔最顶端正中央的吸血鬼依然坐在原地,翻着一页空白的书页。脸上的笑意前所未有的温柔。
  “好运,Wilson。”



  Wilson睁开眼睛。多余的光消失,他发现自己身处一个科技感十足的地方。
  “欢迎回来,长官。”
  Wilson抬头,先看见Foreman,蓝色的制服、做胸前有一个类似三角形的徽章。Kutner穿着相同款式的红色制服,站在控制台后面。
  Wilson还没回过神。
  墙壁上的呼叫机拼命尖叫。Foreman按下按钮。
  “舰桥呼叫传送室,传送室,汇报情况。”
  这声音听着像House,就是太正经。
  “这里是传送室,已经成功将大副接回,完毕。”
  Foreman转向Wilson,“舰长估计已经等不及要见到完好无损的大副了,去舰桥吗,长官?”
  “当然。”Wilson终于反应过来。

  “梦游仙境感觉如何,我的副手?”穿着黄色星际联盟制服的House坐在舰长椅上,转过来看着刚刚进门的Wilson。
  “非常有趣(Fascinating)。”
  “留个齐刘海会更像样子,Wilson。”
  “别想。”

  “找到那艘身份不明的飞船了吗,舵手?”舰长House转过去,面向前方星辰万丈。
  “暂时没有!对方有隐形装置,雷达检测不到!”Chase大声回复道。
  “正在尝试与对方沟通!”身后的13说道。
  “继续努力,通讯官。舵手,用所有你能想到的方法继续探测。”
  “是的,舰长(Aye aye,captain)。”
  “等一下舵手,我想你应该不用继续找了。”舰桥上的所有人因为House的声音而抬头,前方一艘黑色的飞行物与他们面对面。
  “雷达对它没有反应……sir?”
  “别管雷达了Chase。”
  “舰长!他们发来讯息!”
  “放出来,13。”

  听不出性别的杂音混在一起,令人毛骨悚然。
  “把你们的大副传送过来,这里有他想要的东西。别玩花招,我们的武器系统比你们的多得多。”

  “看来我无法拒绝。”舰长House锁着眉头,声音冷静。

  “是的,captain House。”

  “让我过去,Hou……captain。”Wilson站在舰长椅边上,对他说。
  House盯着他。
  那双眼睛。湛蓝的就像汪洋,一不小心就要沉溺其中,却顾不上自救,只念想着要往更深的地方探索。将会遇到危险也好,将会被失望打击也罢;被笑愚蠢也好,被嘲莽撞也罢。情不自禁地义无反顾,沉迷至今。
  “好吧,我也去。”
  “但……”
  “舰长命令。Chase,你来掌舵。”

  “House其实你不必……”
  “我知道。”
  “不,这可能不危险,”这有可能是下一道“门”,这意味着Wilson可能又要离开,而House从来不希望Wilson离开,“舰长留在舰桥上也许更好。”
  他记得House对他说,如果他离开就会孤独一人而House不想这样。那样的眼神Wilson看过了,不想再看更多遍。这样很残忍,Wilson知道。
  House没有理会这个建议。
  “任何门都需要钥匙,而你就是这个钥匙,没有钥匙那个门对任何人都没有威胁。也许你现在没有遇到什么但是有危险是迟早的事,你可能会在别的世界里迷失走不出去,有的世界每一个人都不友好。只要你不想,星舰用曲速可以甩开它。”
  “不,谢谢,谢谢你House但是这是我的选择,我需要答案。”
  “那只是一个答案,值得你去不顾死活吗?”
  “如果是你,你会吗?”
  House没回答。

  他们来到那艘飞船里。
  一面镜子正对着他们。银色的,有着花哨的金边。

  “就是这个?”

  Wilson走向镜子。
  House没有跟上来。

  Wilson没有在镜子看见自己的倒影。
  但他看见了一个人,黑衣于身、宽大的兜帽将那人的容貌藏匿在阴影里头,黑影和冷气温围绕着那个人。
  Wilson越走越近,也渐渐能看清一点镜子里的人的脸。看得到的不多,大概的轮廓。
  那就像是……

  人头骨。

  头骨像是能感知到他的靠近一样,阴影之下,借着亮光灰蓝的颜色被反射出来,那颜色像是北冰洋在日出前几秒的颜色,清澈亦冰冷。
  Wilson停在原地,他能在镜子里看见自己模模糊糊的倒影,脸上写满踌躇和畏惧。

  “你个白痴(You idiot)!”
  Wilson觉得自己有幻听,刚刚那句似乎是那个人头骨说出来的。
  他有点犹豫。

  “Wilson.”

  他闻声回头,House依然站在刚刚他站的地方,望着他的表情认真极了。
  House缓缓开口。
  “我会(I will)。”
  迷茫和踌躇从Wilson脸上渐渐褪去,取而代之是被激励过欣喜和谢意的笑容。他回过身,步伐坚定,走进镜子之后的下一个困境。

TBC——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