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ra与光共眠🔫

不正经的正经南方人,杂食,墙头很多的感情骗子。

【House M.D.】(Hilson)James Wilson的一千零一夜/5

5

  Wilson醒了。
  他眨眨眼睛,夜还没过去。他躺在沙滩上,海浪正好能冲刷到他的脚踝。他坐起来,抖一抖身上的沙子。
  Wilson环顾四周,空无一人的沙滩,前方的大海与夜空融成一体,没有岛屿,也没有船只,只有身后一座灯塔孤零零的亮着。看上去这块地方已经常年无人问津。
  Wilson站起来,一脸茫然。

  海面下有动静,像是某种鱼类,接着一个人从海面下探出半个身子。

  “House?”Wilson眯起眼睛,想要看清。
  “不,我是海底的小人鱼刚刚满十六岁第一次到海面,被你看见了,所以我现在要去找八条尾巴还有傲人胸部的老巫婆把我的声音给她换两条腿去找我心爱的王子。”人鱼用夸张的语调说。
  嗯,是他没错了。
  灯塔的灯光旋转着,洒在海面,照亮水里的House。Wilson看清了,他在水下的下半身是鱼的尾巴。
  “接着。”人鱼House将手里的东西扔给Wilson,“我只找到这些,你将就吧。”Wilson接住,是朗姆酒和一些干粮。
  Wilson有点踌躇,刚刚那个House还让他有点后怕。他抬头看那只人鱼,已经自顾自游到岩石边上坐着。他跟过去。
  Wilson挨着人鱼House坐下。他看见人鱼的下半部分是鲨鱼的尾巴。右侧还有一条疤,很扎眼,几乎能想象受这个伤的时候有多疼。

  “谢谢,刚刚把我从水里拉上来的是你吧?”Wilson打破持续的沉默。
  “就差没给你人工呼吸了。”人鱼House很自然地顺走Wilson手上的朗姆酒,灌了一大口。
  Wilson若有若无的点点头。
  接着他们又陷入寂静。

  “如果你需要找到出口,灯塔顶楼上的门就是。”
  “什么……”
  “出口——灯塔顶楼——门,你的脑袋刚刚掉水里时候撞到了?”
  “不,我的意思是,这也太轻易了?”Wilson不可置信地说,“这是要赶我走吗?”
  “如果我要你留下,你会吗?”House问他。
  Wilson语塞了。
  其实他有一点想留在这,他不太明白理由。或许是眼前这个人鱼模样的House让他觉得陌生却安全,或许是这里的荒芜让他心疼。
  “你不会。”House蓝色的眼睛望着他看。
  Wilson甚至有点自责。
  “我很抱歉……House,我……”
  “Come on,Wilson别在这里泛滥你的善良,你没做错任何事。”House打断他的话。

  “……好吧。”
  Wilson站起来,从岩石上下来,踩在柔软的沙地上,他往灯塔的方向走,留下的脚印在这个荒芜的地方添加了几分生气。

  Wilson停下,回头,人鱼House依然坐在岩石上。
  “我还是很好奇,我是说,你是我见过最让人舒服的House,一点不夸张。但这个地方荒废成这样,是因为你不想要别人踏足?为什么?”
  人鱼House侧过头正对他。
  “让其他人看见你的好,你可以过得更好。可是为什么你要躲着?”
  海平面下的阳光像是被海风带来的一样,海与天空的颜色像是从人鱼的眼睛里偷取的一样。
  “你应该直接去问他,和你想要的答案一起。”
  人鱼温和地说。

  Wilson望着House。
  良久。

  好似接受了这个回答,一边长叹出一口气一边点头。
  Wilson来到灯塔,走上最高层。开阔的视野让他不禁心里再次感叹这里的风景独好。
  他的视线在刚刚和House一起坐着的岩石停留。人鱼依旧坐在那里,抬头看着他的方向。他看见新生的太阳将温暖的眼神扑在House的皮肤上,也把House的显灰色的头发染成金色。就像一尊雕像。
  Wilson想起应该用什么词语形容在这个地方和这个地方遇到的House了。

  温柔。

  Wilson望见,House远远地对他勾勾嘴角,不算笑,但足够温柔。

  Wilson打开远光灯下的木门。
  把阳光明媚抛在身后。
  某人说,生活就是痛苦。这里太过美好,这里找不到他要的。

 
  Wilson关上门,身后鹅黄色的光一下子消失殆尽,他花费了一会儿时间才习惯黑暗。
  像是一家店铺。
  窗外下着滂沱大雨,雨滴在玻璃橱窗上撞出乒乒乓乓的声响,行人木讷地撑着颜色单调的伞和单调的长风衣,如同机械。
  Wilson往窗外瞧了几眼,决定不出去,一边张望一边往里走,安静的环境将木板的吱响放大,挂钟的响声也清晰可闻。
  这里的灯昏黄昏黄的,仅仅能照亮一部分。又长又窄的大理石桌子竖在房间中央,与墙平行,上面满是奇形怪状的、像是小孩子的玩具,小瓷雕、木质的滑翔机或者小房子、金属小车,算不上精致,看上去有不少年月了。并且,小物件和桌面上都落下一层厚厚的灰尘,应该许久没人照顾,可能也很久没个人光顾。靠着墙的一排橱柜,隔着一层脏兮兮的玻璃Wilson勉强看见里面放着一些相框,但是那些相片都泛黄到掉色,看不清里面的内容。
  一串碰撞声从角落传出,引起了Wilson的注意。他走过去。桌子后面似乎有什么活物在动,Wilson刚想走近,对方却忽然探出半个脑袋,吓得Wilson差点没站稳。

  一个孩子?

  呃……不是。一个木偶?

  Wilson疑惑地皱起眉头,他蹲下来单膝跪地。木偶露出小半张脸,露出一颗蓝色的眼睛一眨一眨,Wilson几乎能听见他眨眼睛时候眼皮和下眼睑碰撞的声音。
  “嘿,”Wilson轻柔地说,“别害怕。”
  木偶渐渐把身躯从桌子后面移出来,从阴影里出来暴露在昏暗的光线中。瞪大着眼睛,毛茸茸的小脑袋,看上去无害极了,脸上的表情满是对外来者的恐慌。
  Wilson觉得木偶的脸眼熟的很,一时间却对不上脑海里任何一张熟知面孔。

  想起来了。
  在照片里见过。

  ……就像是,孩童时期的House。

  Wilson在心里惊叹,并且脸上毫无保留地写满了惊讶。木偶从桌子后面出来,靠着桌腿站着,一只手还撑在桌腿上。Wilson看清了一整个他——不算精致的米白色毛衣不太合身的大,棕色的头发卷翘得有点乱,难以忽视木偶的右腿上有一个窟窿,不太规则。小木偶像是被Wilson的审视吓坏了,眨巴眨巴眼睛,又要往桌子后面躲。
  “啊我很抱歉,但是我发誓,不会伤害你,介意……出来吗?”Wilson抱歉的对他笑笑,索性盘腿坐在地上,向小木偶伸出双臂。
  小木偶动了动下巴,方形的嘴巴张了张,似乎要说什么,却在下一秒一溜烟不不见踪影。
  “好吧……”Wilson揉揉额头。他站起来继续往里头走。古董店好似永远走不到底,但是灯光却越来越暗。Wilson扶着大理石桌子的边缘,在黑暗里走,脚下踢到了什么,发出小声而清脆的声音,他慢慢的、小心翼翼地蹲下来,试图摸到那个东西。但是在黑暗里找到一个未知的物体太难了,Wilson摸了一手灰也没有什么收获。
  附近又发出了另一种声音,像是木头轻轻碰撞,Wilson皱起眉头心里一瞬间装满各种猜测。几乎就在下一秒,他的右前方亮起来,照亮了方圆三尺。
  小木偶House抱着一盏灯,站在那里,直愣愣地盯着Wilson看。那盏提灯对与小木偶来说太大了,他只能抱着,看上去吃力极了。Wilson假设他是为自己照明,欠下身子看着小木偶又大又蓝的眼睛,轻声细语地说道:“谢谢,Gregory。”
  小木偶House瑟缩了一下,Wilson看得见他小小的、抱着灯的手攥紧了金属边框,但是他这次没有逃走。他往前走了两步,又回头看看Wilson,像是在示意Wilson跟上来。Wilson就着那一点光,看见地上刚刚踢到的东西—— 一个小指头大小的木块,他把木块捡起来握在手里,跟上小木偶。

  房间的墙似乎越来越靠近,Wilson以为这是错觉。但很快他发现这是实情,他几乎得侧着走。小木偶的灯越变越暗。
  一人一木偶,被困在路中间。
  小木偶House抱着奄奄一息的提灯,抬头看向Wilson,眼睛里满是担忧,像是Wilson下一秒就会转身离开。
  “能不能,把灯给我,或许我有办法。”Wilson说。
  小木偶眼里的担忧更深了,甚至有悲伤的味道,他开口,“你会……拿走了灯就跑回去吗?”声音小小的,就像一片轻飘飘的羽毛。
  “当然不,House我不会这么做。”Wilson为自己辩解。

  而你已经擅自离开过。两次。
 
  脑子里一个冷酷的声音不适宜的想起,刺痛Wilson。闭嘴。Wilson咬咬牙,选择无视。
  小木偶有点动摇,但不信任还是占了上风,他们僵持在这里。“但……但你离开过……”他的声音越看越小,Wilson快要听不见,鼻音让Wilson以为他在哭。而两边的墙像是有生命,不断的收缩,Wilson前后都贴着墙壁,他都开始想象会在这里被压力压碎内脏。
  “我对此很抱歉,真的,非常抱歉,但你知道这是我无法控制的。Gregory,我不会离开你,我也不想离开。”Wilson看着小木偶的眼睛,蓝色眼睛里头满是难过,像极了被抛弃的幼犬,令他心疼。他不想看见这样的Gregory House。
  他可以忍受House的搞怪不断惹出麻烦,他可以忍受House目中无人,他可以忍受House自私和坏脾气,他甚至可以忍受House过剩的控制欲即便损害到自己!但他不能看见这个无助这样易碎的House。
  他想眼前的人信任自己。

  “House,please. ”Wilson认真地说,“就一次,这是最后一次,请相信我。”他向小木偶伸手。

——TBC

[我都差点忘了我这里有个坑……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