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ra与光共眠🔫

不正经的正经南方人,杂食,墙头很多的感情骗子。

【House M.D.】(Hilson)James Wilson的一千零一夜/6(完结!!)

6.

  他向小木偶伸手,试着博得信任。
  小木偶House踌躇着靠近他,小心翼翼的递过去。“这盏灯只有我拿起它的时候才会亮,有时候很亮,有时候很暗,我不知道为什么……”他说,“如果……只是如果!它暗了,我们会不会永远被困在这里?”
  “才不会!”Wilson接住了提灯的把手,看着小木偶给出他能给的最坚定的承诺,“我们会好好的出去,我不会离开、不会做出任何伤害你的事情。”
  就在话音刚落的时候,提灯里跃动的灯火好似一瞬间被赋予了生命,它像是有跳动的心脏和源源不断的血流一样,一瞬间整个空间丢弃了方才暗沉的样子,被橙黄的光照的亮堂堂。墙壁也在此时向两边退去,腾出一个可以说宽敞的空间。
  “喔……”Wilson惊奇地看着这个变化。
  小木偶依然瞪着他又大又蓝的眼睛看着他,不过里头的东西变了,欢乐、欣喜。小木偶欢快的跑向前。腿上的残缺让他的步伐并不是很稳扎,但这并不妨碍他宣泄自己的愉快。
  Wilson跟在后面,他笑着,情不自禁的。
  他在脑海里想象着House小时候是否就是这样。他一定会把这些经历拿去嘲笑House,等他找到最后一道门,等他找到答案,等他见到他的那个House。


  房间走到了尽头。乱七八糟堆满了东西,折断的小圣诞树、故事书、吉他……和外面的东西一样落满灰尘,看似很久无人问津。
  有一架小巧精致的钢琴摆在房间一角,唯独它非常干净。


  “那台钢琴……”
  小木偶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Wilson脚边,进的几乎快贴到Wilson裤腿。
  “那台钢琴?”
  “那是个八音盒。”
  Wilson牵着小木偶的手靠近那台小钢琴。钢琴下面有一个金色的发条。小木偶过去,趴在钢琴底下转动发条,一直转到底,才肯出来站回Wilson身边。但是八音盒没有如愿以偿地响。
  “那个曲子第一个音没法发出来。”小木偶House有点沮丧,低下脑袋咬着自己的指尖,“有一个白键丢失了。”
  也许这边八音盒是关键。Wilson撇着眉头想着,他想起了刚刚在走廊捡到的小木块,“或许我有办法。”
  他走到那排黑白相间的琴键前,手里攥着那个方形的小木块,而小木偶趴在钢琴边上看着他。Wilson把木块按进琴键中的空缺里,没有任何阻碍,不大不小正好合适。Wilson退了一步。接着钢琴八音盒开始响。


  他听过,House弹过。


  接着墙上的砖块脱落下来掉到地上,一开始是一个,接着两个、一排……最后墙上空出来一篇方方正正的窟窿,像是一个门。
  Wilson闻到了不属于这个房间的味道,一股淋过雨的泥土和青草的味道,很新鲜,把原本房间里木头和陈旧的气味冲散。从门的另一边传来亮光,不刺眼、几乎带着温度。Wilson往前走两步,想走进那扇门。

 

 

  你又把他丢下。

 

 

  脑海里的声音响的很不是时候。Wilson有点心虚,他回头,甚至有一点战战兢兢,小木偶或许会用他那蓝蓝的眼睛盯着他饱含着被背叛的愤怒和失望。当他看见了身后的小家伙,却是另一个样子。小木偶和一个孩子得到了圣诞礼物一样兴奋的跑向那扇门,“过来呀Jimmy!”Wilson迷惑的眨了眨眼睛,选择了跟上去。

  户外没有来来往往的人影,温暖的阳光洒在地上,空气里都好似带着香甜的气味,和刚刚进来古董店里是从玻璃外看见的景象完全不一样。就像一个童话。对于一个腿上有损坏的木偶来说,House跑的太快了,Wilson不得不时不时小跑几下才能跟上他的速度。他们在埋没过小木偶那么高的草丛里,Wilson对方向已经没什么概念了。

  接着草丛渐渐变成高耸似树木的蘑菇。

 

“House?这是怎么回事?”Wilson错愕的环顾这四周,他来过,就在掉下第一个门之后!

  而House没有理会他的问题,也没有停下脚步。Wilson蹙眉,在留下来搞清楚情况和跟上小木偶之间选择了后者。接下来看见的让他更迷惑。他以为在蘑菇森林里走到了尽头,小木偶灵巧的钻进一簇蘑菇之间,Wilson艰难地扒开一条缝隙,踩进去却到了另一个地方。看上去应该是一座高塔之间的走廊,昏暗的走廊充满了发霉的味道,两边的烛火都在苟且残存几乎下一秒就可能会熄灭。小木偶推开一道门,Wilson在门快要关上时候撞进去。他看见了四周都是金属铸成的走廊,往前几步一面墙变成玻璃质的,可以看见外面的东西。外面是一望无际的星辰,他还看见有两艘形状怪异的飞船,在宇宙里像是漂泊着的船只,不知道会在哪里靠岸。他推开下一道门,镜子。果不其然。各种样式的镜子摆在走廊的两边如同士兵一样,高高的墙壁被镀了一层金,像是一座受人敬畏的君主的城堡,而Wilson第一个想到的是长桌上那一排挂着金银珠宝的骷髅。他猜他打开眼前这个花哨的门会看见寂寥的岛屿和海,还有那个已经废弃的灯塔。他抓住门框,在船上摇摇晃晃,海风把他的头发吹得乱糟糟不友好的天气让他的脚步变得艰难。他看向近处的礁石,那里似乎有一只人鱼的身影。

 

 

  Wilson停下脚步,他眼前一座墓园。小木偶House一瘸一拐的走进去。

  他在一座崭新的石碑上看见了自己的名字。而前头的土地被方方正正挖出一块坑,棺材的盖子是损坏的。

 

 

  “这是什么意思?”

  “House是不希望你回到那里的……”小木偶House站在墓碑边上,盯着自己的脚尖,“有些事他没法和你解释……他想你呆在,随便哪一个门里,只要你安全就都无所谓。”

  Wilson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怎么能无所谓?!我从我自己的坟墓里爬出来,掉进奇奇怪怪的地方,我需要答案!”小木偶默不作声。“这一切都是House弄出来的?我的……死而复生?那些地方,还有好几个‘House’,包括你?还有Amber?”

  小木偶House看向他半晌,才微微点点头。

  “那我更需要答案了。”

  “答案也许不是你想要的,知道了你会陷入你想不到的麻烦,我不想要这样的结果!大个的House也不会想!”小木偶的表情要哭了,“你不能去找他,他不想要你去。”

  “嘿,”Wilson半跪下捧住小木偶的脸,“我知道你们和他都想要我远离,你们说的危险。但那是House,我不能丢下他一个。如果他陷入了麻烦,这次是因为我引起,我得去陪着他。”他把小木偶搂进怀里。

 

 

  接着他看见小木偶开始发出淡淡的光。Wilson闭上眼。

  再一次睁开眼睛,臂弯里空空如也,四周都是石壁看上去是一个地下世界。Wilson后知后觉,小木偶本身就是一道门。

 

 

  Wilson抹黑往外走。这里是一座地牢,光线太暗,Wilson看不见铁栏后面关着的是动物还是人。拐角处有灯光缓缓变亮,对这里完全不熟悉的Wilson还是决定找地方躲起来,再说这个阴森森的地方让人看不出半分友好。他躲在石墙之间的缺口里,小心翼翼窥视外面的人。两个身着黑袍的高大身影,走路没有一点声音,平稳得像在飘。举着灯的手从黑色长袍里露出一点点,白森森没有一点生气干瘦得就像枯木,让人分不清是骨头还是皮肤。光线暗极了,看不清人的脸。

  等他们走远,Wilson才敢出来。一出来一个人影把Wilson吓得心脏都快不好。

 

  “你怎么在这里!”Amber叉着腰生气得瞪着他,“你是嫌死过一次不够吗?”

  “我,说真的我也不知道我怎么来的。这是哪?”

  “和圣经里的炼狱差不多地方。”

  Wilson皱起眉头,“那你为什么在这里?”

  “你不会想知道。”Amber翻个白眼,上前拉着Wilson的胳膊就要走,“来吧,我带你出去。”

  “不……等等,等等。House在哪?”Wilson反扯住了她。

  “你来这里是为了找他?”

  “我要一个答复。我需要弄清楚我为什么重生,而House搞出来的那些奇怪地方。”

  “我的天,我是离开了多久以至于你变得和他那么像!”Amber叹口气,“行,我现在就和你解释,House把你从名单里划掉把你的灵魂塞回去,用他死神身份的方便。所以你没死,而House违反了规定,他需要付出相对应的代价。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而你不应该因为他也付出不应有的代价,把你送进那些‘平行世界’可以逃脱他们的追捕,那些地方的House都会帮你虽然他们其中有些比较……怪异。”

  Wilson眨了眨眼,皱起眉又眨了一次眼。

  “总而言之你先得快点离开。”Amber试图拉他走。

  “我还是得去找他,我的死亡是我自己的事情,他因为想让我回来而付出多的代价那么我就要去补救。”

  “我说了这都是他自找的!Wilson!”

 

 

  “就算是,总得有人去帮他。”

 

 

  Wilson走进拐角,一间一间寻找House。

  最后他在尽头的牢房里看见了自己要找到。

  House的身边满是小臂粗的铁链缠绕在一起,手腕和脚踝上被钉在石墙上,干涸发黑的血液粘在上面格外难看。似金属利器的长棍穿过他腿上本就有伤口的地方刺入地里。而House有气无力的垂着脑袋,一点动静都没有,像是睡着了一样。这就是他付出的代价。被钉在地底深处,一遍一遍被伤口警醒着痛苦,永不见光日,一点一点变成一副白骨并且无人问津。Wilson不打算接受House这样的结局。

 

  “House……?”Wilson的声音小心翼翼,他控制不住自己有点发抖,害怕眼前的人会因为他的声音而被弄碎一样,“House?”他又叫了一声,试图着要确定什么。

  “你个白痴……”House抬起脑袋。他的声音比呼吸的声音大不了多少,惨白的脸和嘴唇,眼白上满是血丝。他看了Wilson一眼,给了来人一个一如既往刻薄的笑,就像他们现在只是在医院办公室里拌嘴一样。

 

 

  “我带你回家。”

 


 

——————end——————

【HE?】【开放式结局?】【反正完结了我可以浪了(。bu】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