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ra与光共眠🔫

不正经的正经南方人,杂食,墙头很多的感情骗子。

【豪斯医生】您好,这是PPTH日常(上)/[乱搞瞎写][Hilson向有]

【ooc,有,严重ooc(鞠躬)】
【abo设定,但是没有肉。abo设定和原设定有所出入:b是没有第二性的人群,a和o只在发情时特征明显,其余时候只能闻到信息素味道但不能判断性别。】
【小学生文笔一时脑残产物】

  依照规定,所有正规医院的医生的第二性别都只能是Beta。医院方圆百米每隔十米就有一个信息素隔离器,医院里更多。没人希望看见一群Alpha和饿狗似的从四面八方冲进医院,或者一群Alpha和饿狗似的从医院里冲向四面八方;更没人希望看见前一秒还在抢救的病人下一秒垂死病中惊坐起把医生上了个乱七八糟,或者病患单身进来带球出去。
  这是医院,不是窑子。

  凡事都有例外,当事人玩着英雄联盟对此解释说“规矩就是用来打破的。”


  门诊部散发着萝卜苹果汁盐焗鸡排德国烤肠热可可加棉花糖法式奶油汤墨西哥卷饼剁椒鱼头韩式酸辣汤炭烤三文鱼豆腐味增汤水煮活鱼蒙古烤羊腿章鱼小丸子奶油菠萝包奶酪芝士蛋糕可乐鸡翅印度咖喱的味道。拄着拐杖的医生从门诊病房里出来。
  金发医生从另一扇门里走出来,稀奇的看了一眼上司。
  “你身上怎么一股鲱鱼罐头味?”
  “你身一股麦当劳四川辣酱味,这不公平。”
  金发医生摊摊手。

  “不行,House,我不会因为你有第二性就让你逃掉门诊。”女院长头都不抬翻她的文件夹,“我相信你有完美的自制力。”

  肿瘤科主任办公室的门被推开。
  办公桌后面坐着的医生和办公桌前坐着的病患一齐转过脑袋瞪大眼睛一脸茫然的看向闯入者。
  来者抓着门把站在门口,深呼吸好几口气接着就关上门。留下肿瘤医生和他的病人继续一脸茫然。
  然后面色和善似天使的医生闻到了一股鲱鱼罐头的芬芳,和善的医生差点没有冲出去追着那个拄拐杖的一顿暴打。

  胡子拉碴的医生从电梯里走出来,走向大门。大家看到肿瘤科主任皱着眉头慢慢靠近他,接着他们并排走。
  “很高兴你身上鲱鱼罐头的味道没了。”
  “下次你门诊的时候遇到一个长沙臭豆腐味的我也会慷慨的对你。”


  普林斯顿大学附属医院里有一个传言,诊断科主任是一个alpha,肿瘤科主任是一个omega。

  Foreman站在四方方的柱子后面放病人的病例,他发誓自己绝对没有故意偷听那些小护士讲话。
  “啊?Dr. House怎么可能是alpha,看他怼omega病人嘴一点都不软的……”
  “也许这是情趣啊!”
  “他多半是已经标记Dr. Wilson啦!”
  “哎呀好可惜——”
  “可是Dr. House可能不是alpha……”
  “有个那么温柔体贴又英俊的omega——”
  “不要白不要!”
  “天哪House运气太好了吧——”
  “Dr.Wilson也不一定就是omega啊……”
  Foreman把病例放进架子,摇摇脑袋。现在小姑娘都在看些什么,AO3吗?

  “Wilson是omega?”
  “啥?”Chase咬着笔杆子从报纸里抬起脑袋。

  House合上电脑,又把电脑打开,又合上电脑。夹着电脑风风火火地冲到肿瘤科。拐杖以一秒两下的速度敲击着地板移动。

  “House?!你他妈都在看什么!”
  肿瘤科主任办公室里今天也格外热闹。

  “假设House是alpha……”Cameron认真的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笔。
  “而Wilson是omega,再加上Wilson能忍受他并且他一直粘着Wilson。”Chase表情严肃地倚在放咖啡机的桌子边上。
  “所以Wilson真的是House的omega?”Foreman紧缩的眉头变成挑高的眉毛。

  Cuddy看着论坛上的“House/Wilson”,“NC17”,翻了翻,觉得小孩子们应该去看科普性爱知识了。

  普林斯顿大学附属医院有一个传闻,诊断科主任是一个alpha,肿瘤科主任是一个omega,而诊断科主任上了肿瘤科主任。


  House团队接手了一个病人,Wilson说是他堂妹的外甥女。
  “你接这个病人只是因为是Wilson拜托的?”
  Foreman觉得他之前说过这句话,类似的,不止一次。
  少见的女性alpha,长得也不像alpha,不看病例以为是个omega。一进病房一阵蜜桃龙井香扑面而来。
  “Wilson没说他堂妹的外甥女还是个亚裔,我以为也是个巧克力味的犹太人。”

  Chase在Wilson旁边发出吸鼻子的声音。
  “感冒了Chase?”
  “没有,只是鼻塞。”
  Chase揉揉鼻子走了。
  “怎么样?”Cameron和Foreman围上来。
  “是巧克力味的,”Chase点点头,“牛奶巧克力。”

  今天论坛上的“House/Wilson”专栏又更新了。

  “呃……我用了抑制剂,学校边痞子给的,不太合法的那种。”
  “为什么?你是alpha,市面上没有alpha用抑制剂。”
  “alpha就该高傲炫耀吗?我厌烦因为性别就被贴上标签,被教导应该做什么,应该用什么姿态,应该怎么把omega看成商品。天生的第二性变成一种应得的奖励,让其他人的努力贬值,而换来自己理所应当的好处,我恨这个,我恨我的alpha体质。”
  “不管你多么正义感,你就是alpha,你就算隐藏你的第二性你还是那个理所应当比别人容易得到好处的那个,也不能改变其他人因为和你不同性别被低估,痛苦的拥抱你的奖励吧,没人知道你心里偷着乐的。”
  “你不是我你怎么能知道我看见了什么知道什么,你怎么能随意揣测我!”
  “现实是每个人都爱说谎,就算你骗着你的良心说你恨你自己但当你得到优势时候你还算会得意的不得了。”

  “House,你不该这样说她。”肿瘤科主任插着腰站在诊断科办公室的办公桌边。
  “孩子该长大了,Wilson。”
  “她的初衷是好的。”
  “结果是错的,这才是重点。因为痛恨自己的出身把自己折腾到半死不会改变什么,她只是逃避问题并且试图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可悲。”
  “那你呢?”Wilson说。
  House张了张嘴,蓝色的眼睛瞪着看Wilson。
  “你呢?House?”

  “Wilson虽然是牛奶巧克力味的,但不一定是omega。”Cameron总结道。
  “病人的检查结果出来了,没有毒品残留,抑制剂计量很少不至于危害身体。”Chase带着报告单走进来,“那……难不成Wilson是alpha吗?”
  “也不是没可能,他前任有三个。”Foreman分析
  “Alpha什么时候变成前任三个的代名词?你这是偏见。”Cameron反驳。
  “病人的白血球数量太正常,这很奇怪。”
  “也许只是贫血。”
  “她没有贫血的症状。”
  “我注意到一个问题……”Chase盯着桌上的报告单,表情严肃起来,“House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


  病房外面站着一个女孩,时不时抬头望向里头,向前走几步又退回来。
  “她是你的朋友吗?”Foreman把点滴袋子挂上去,看了看病房外,再低头看看女孩。
  病人低下眼,盯着自己放在肚子上的手,许久才开口,“爱人。”
  “她还好吗?”女孩问走过来的Foreman。
  “我们会尽最大努力。”
  “意思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治好?”女孩小心翼翼地说。
  Foreman深吸一口气,“……暂时。”
  女孩又越过长长走廊和玻璃门,望向他们的病人。
  “你介意我问你一些问题吗?”

  Chase在House身后,又发出吸鼻子的声音。
  House皱着眉回头看他。
  “鼻塞。”Chase解释。

  “病人的女友,说我们的病人有焦虑症史。”
  “好极了,然后呢?”
  “但是病例上没有,没法知道她是不是吃过错误的药物。”
  “但上次血检没有残留。”
  “拍个片,做个MRI。”

  “闻到了吗?”
  “没有……”Chase拧着眉毛咽了一口水,“但舌头有点苦。”

  病人身上出了疹子,把自己快挠出血来。还有幻觉。Chase给她打了镇定剂。

  “Chase是alpha还是omega?”Foreman问Cameron。
  “啊?”
  “他能闻出Wilson的味道,却闻不出House的。”
  “所以你认为他是……alpha?”

  肿瘤科办公室被打开,办公桌后面坐着的医生和办公桌前坐着的病患一齐转过脑袋瞪大眼睛一脸茫然的看向闯入者。
  House站在门口不动。
  “说真的,House,又来?”肿瘤医生下意识要捂鼻子。
  “我需要帮助。”


  “癌症?”

  House看着坐他对面的未成年。
  “就给我开药就好了,其他的我自己能搞定。”
  医生对着年轻人露出鄙夷的目光。
  “别用这种眼神!你只是医生不是我的监护人!”
  “你该去警局,留下证据,重新开始。”
  “什么……不!我爱他,他也爱我,我们只是不小心……”
  “是的、是的,他爱你爱到让你怀了他的种还叫你自己去医院打胎,我快感动哭了。”
  House对面的未成年低下脑袋,捂住脸,看上去不太好,“你真是混蛋……”
  “不用谢。”

  Chase站在House后面,没有发出吸鼻子的声音。
  House皱着眉回头看他。
  “……怎么?”
  “……啊?”
  “为什么站在我后面发呆,测验都做了?”
  “不……我想昨天没睡好。”
  Chase离开House的后面,走向咖啡机,往咖啡里放了三包糖还有一层漂浮的棉花糖。
  “你想让自己糖尿病吗?”
  Chase喝着他几乎只有甜味的咖啡看着House没承认也没否认。

  女孩又来了,但站在病房的玻璃门前没有进去。
  “不进去吗?”Cameron问。
  “不,我进去怕她血压升高。”
  “没事病房里有信息素隔离器,再好闻的omega都不会让她起反应。”
  “我知道,但我是alpha。即使有隔离器alpha遇见alpha会有战斗欲是天性。”

  “我猜我们的病人希望自己是omega,为了能和她女友在一起?”

  “Chase不对劲。”Cameron隔着一排试管对Foreman说。

  “我需要抑制剂。”House推开肿瘤科办公室的门。
  “你又惹什么事了?”Wilson揉揉太阳穴。
  “Chase盯着我的屁股发呆。”

  “你体内残留omega激素过多导致身体机能出现损坏,所以我们要把你身体里的omega激素排出来。”
  “就这样?”
  “我想是的。”
  “……有其他方法可以改变我的第二性吗?”
  “目前为止没有,但是第二性只是一个性状不是吗?如果你真的爱她,就算你们都是alpha也没什么。”Cameron牵住病人纤细苍白的手。

  论坛里面出现了一篇“Chase/House”,Cuddy差点没把咖啡喷键盘上。


  论坛上炸开锅。
  医院里风平浪静。

  “House才是omega?”Foreman不可置信。
  “也许,也许正是因为他是omega所以他总要显得强势刻薄,这是他的保护壳,来掩饰他内心深处不想被发现的脆弱一面。”Cameron分析头头是道。
  Chase嚼着棉花糖。

  女孩再也没来,而病人气色好了许多。
  “你就快能出去了。”Chase礼貌性职业性地对她微笑,在病况记录上写下时间。
  “我以为所有医生都是beta?”病人忽然猛的抬头,Chase和她面面相视两个人脸上一致的惊讶很整齐。
  还有一点点尴尬。

  “这说不通!Chase闻得到Wilson的信息素,却闻不到House。如果House是omega那……Chase应该是omega?”
  “不,不不不!有哪个alpha会有牛奶巧克力这种柔和的信息素!”
  “这是偏见!我们的病人信息素还是东方龙井,她女友的还是蓝莓果酱味!”
  “……你怎么知道的。”Cameron抓住了重点。

  Cuddy看着网页:
  “Chase/House太老套了吧?年轻的医生迷恋上粗鲁的导师?”
  “Dr.Chase怎么可能是tops?!”
  “Hilson才是主流!”
  “House不可能受!”
  “为什么要吵架呢,请大家营造一个和谐的网络社会,有人站hwc三角恋吗?”
  “三角恋的不要趁乱打劫!……谁是最下面?”
  ……
  ……
  Cuddy喝口水退出网页。


  “我赌House是omega。”Cameron对Foreman说。
  “我坚持他是alpha。”Foreman接受赌约。

  Chase习惯性放了第四包糖的时候停手了,尝了一口,吐吐舌头。太甜了。
  “感冒好了?”House问。


  Foreman看见女孩又来了,这次是在医院门口。
  “她快能出院了。”
  女孩没回话,点点头之后埋着头盯着自己的鞋尖。
  Foreman礼貌性点点头,走出门。

  病人的东方龙井味变得纯正,蜜桃味没了。软绵绵的小身板多了点具有攻击性的气质。
  House踩着点上班,和他们刚刚治好的病人擦肩而过。
  就在当晚。
  Cameron在急诊室值班的时候看见救护车推出来的重伤者是早上刚刚出院的姑娘。
  “她怎么了?”
  “从八楼跳下来,不知道能不能救得了。”

  House挂了电话,继续躺回沙发里。

  凌晨三时十七分。
  手术室电击的声音和心电监护器的尖叫交杂着,最后只剩下机器的尖锐名声和变成直线的数据。
  急诊室门外的女孩把带火星的烟蒂扔地上踩灭,走了。

  House拿走两个甜甜圈,对收银员说:“算在Dr.Wilson账上。”
  Wilson叹口气拿出钱包。
  “你的病人的女儿今早死了。”
  “我知道。”
  “你不好奇我怎么知道她是你病人的女儿吗?”
  “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令人惊喜。”
  Wilson举了一下双手表示自己服气。
  “她只是因为alpha性别不能和她女友在一起所以寻死吗?我觉得这……”
  “这只是一部分,活着的理由很多,想死的理由多半只有一个。”
  “她可能有抑郁症……她的母亲在她很小就病逝,她还爱上一个alpha,这对她有点太难了。如果她肯去找心理医生或许……”
  “她找不到活的理由了。”

  猜猜今天诊断科主任从门诊回来身上带了什么味道。
  长沙臭豆腐。

  肿瘤科办公桌的门从里面锁上了。
  “Wilson我知道你在里面!”
  “离我远点!”


  Foreman在办公室里,打开电脑点开一个omega成人网站,人就走了。
  House进来,正好看见Foreman的电脑里放着NC17成人无打码动作片。他露出一个嫌弃的表情然后走了。

  Cameron在办公室只有她和House两个人的时候,悄悄和她的上司说:
  “最近开了一家alpha脱衣舞店,要不要去散散心?”
  House脸上的表情从错愕变到质疑再变到冷漠。
  “没兴趣。”

  “难不成,House是beta?”
  “先不说这个,你为什么能闻到其他alpha或者omega的信息素?”Cameron把台灯的灯柱拉高,灯泡对着Foreman。
  “你别学House这么幼稚!”
  “不要逃避话题Dr.Foreman,这不是私人恩怨。”
  “你们在干嘛?”Chase推开玻璃门惊奇地看着这一幕。
  “Oops...”

  “啊,Foreman是alpha,信息素是黑咖啡。”Chase助人为乐解决Cameron的疑问。
  “……你怎么知道的?”
  “档案袋。”
  他们恍然大悟还有档案室这个地方。
  “找到了吗!”
  “没有!”
  “嘿我看见了House的!”
  Foreman拿下一本档案袋,Cameron和Chase闻声赶来。
  第二性别的框格里白纸黑字写着beta。
  “这……”
  然后他们往上看了一行:
  “第一性别 女性”
  他们又往上看一行:
  “姓名 Lisa Cuddy”
  接着Foreman往后翻了两页,一张崭新的A4纸夹在里头:
  “Surprise!”
  House的字迹。

  “你为什么拿着我的档案?”Wilson看着House夹着自己的档案袋出现在办公室里。
  “现在这是机密。”House小声并且夸张地说。
  “你打算干什么?”Wilson放下手里的笔,十指交叉,表情严肃认真。
  “不是我,是小鸭子们。”House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他们猜了好一阵子我和你的第二性了。”
  “哇喔,你可以直接告诉他们。”Wilson挑了一下眉毛。
  “那多无趣!”

  “House为什么要隐瞒,一定是因为他不想让我们知道!他不想让我们知道的原因是因为这会让我们对他的看法产生改变,所以,我觉得他是omega。”Cameron说。
  “也许他是alpha,Foreman几乎隔几天就要和他吵一次,虽然是单方面大喊大叫。”Chase说。
  “我闻不出他的信息素。你也闻不出。”Foreman说,后面一句只对Chase说。
  然后Cameron看向Chase。
  Foreman也看向Chase。
  “……干什么?”

  House回来的时候看见台灯的灯泡对着Chase。
  “小鸭子们已经开始背着我玩情趣了?”

——TBC——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