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ra与光共眠🔫

不正经的正经南方人,杂食,墙头很多的感情骗子。

【豪斯医生】您好,这是PPTH日常(下)/[Hilson向有][瞎写]


  他们打算再去一次档案室,找Chase的和Wilson的。
  Chase的档案袋不见了。
  Wilson的档案袋不见了。
  “如果House不想让我们知道他的第二性,这个我理解,”Cameron手臂交叉在胸前,“但他为什么要拿走Chase和Wilson的?莫非……”
  “莫非?”
  “我的天!他们发生过关系?”
  “你想说Wilson上了House吗,那真是……”Foreman的表情像消化不良,“有趣。”

  Wilson在办公室里写字时候打了个喷嚏。

  “好好管理你自己House,一个alpha病人投诉你用信息素打击他。”
  “别闹了,我的信息素没味道的,我可是beta。”
  Cuddy翻了个白眼。
  House无辜摊手,表情夸张的真诚。

  “A!House/O!House,PWP”
  Cuddy刷新了一下网页,看到一个更新。
  她已经无所畏惧了。

十一
  肿瘤科主任安抚他得绝症的病人的时候,办公室总是充满牛奶巧克力的气味。隔着门都挡不住,走廊上都飘着这种味道。
  其他人闻不到就是了。

  “如果我哪一天糖尿病,一定是你的错,Wilson。”
  “彼此彼此,如果我哪天被关在戒毒所,也是你的错,House。”

  Cuddy看着网页,“Hilson”的标签依然是主流。
  ……这是啥?“Chase/Foreman”?
  女院长拿起马克杯,却发现里面没水了。

 
十二
  门诊部一个在初秋裹着大衣的怪人进来了。
  门诊部的信息素隔离器被干扰停止运作,而那个怪人从衣服里拿出信息素炸弹。当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时候,事情已经发生了。

  所幸在场绝大部分医护人员都是beta,很迅速把omega病患和alpha病患隔离开。保安和警察把普林斯顿大学附属医院围得水泄不通。犯人有枪,控制了二十来个alpha。
  “这是为了自由!”他喊的脖子根都起了青筋。

  “Wilson呢?”
  “Cuddy让他待在自己办公室。”
  “House呢?”
  “Cuddy让他待在自己办公室。”
  “Chase呢?”
  “……我以为他在这的?”

  “如果你的目标是alpha,你应该去夜店,而不是医院,可能有病人需要立刻治疗你会害死他们。”Chase被反锁在门诊室里,隔着门对着罪犯喊。
  “闭嘴,我不会伤害医生,不要逼我!”
  “那为什么不让我出去?”
  “炸弹让这些猪猡脑子里除了精虫没有其他东西,你出来很危险。”
  “那真是感谢你了。”Chase脱掉了白大褂,衬衫上湿了一片黏在皮肤上。可能是因为封闭环境让他觉得热,他这么想。

  “我叫你待在自己办公室!”Cuddy踩着高跟鞋快步向House走来,隔着一道走廊对面就是门诊室,玻璃门被布封起来看不清里头。信息素炸弹的残留气体还没散去。
  House额头上薄薄的汗,看上去不太好。
  “回去,你不能在这。”Cuddy拉着他的胳膊就要往上走。
  “不行。”House定在原地。
  “看看你自己现在什么样!走吧!”
  “这是腿痛的,”House摆摆手让Cuddy松开,“Chase还在里面。”

  Chase靠着门坐在地上,呼吸都是抽气声,身上湿透了却还蜷缩着微微颤抖。
  “你得让我出去……”
  “抱歉,但我不行。”
  “操你的,你以为袭击一个医院控制几个alpha或者拿走几条人命就能得到公平吗!”
  “你生活在好的环境受到保护你懂个屁!”
  Chase蜷缩着躺倒在地上。
  太疼了。

  FBI的探员把这个事件归类到恐怖袭击。
  “罪犯是一名男性第二性不明确,档案系统里找不到相关信息,他可能是偷渡者或者流浪者,暂时还无法知道他的目的……”
  “自由。 他刚在里头喊。”
  “huh.”探员皱起眉头,眉毛摆出不屑的造型。他回头看见拄着拐杖的诊断医师,眉毛的形状变成了警觉。“闲杂人员不应该在这。”
  “谁想在这,看一个连最佳袭击地点都找不准的白痴喊着口号当跳梁小丑?”House非常烦躁,可能是因为信息素炸弹的残留物,他一瘸一拐的走近探员,面对面着,“里面有一个omega,未标记,而且年轻,你们得把他弄出来不然他可能会死在里面。”
  “但罪犯手里有十多个人质,我们不能为了一个而冒险死更多人。”
  “如果你不救那一个,也许将来会因此死几十个,几百个,这他妈都没关系。”
  “你在威胁吗?”
  “这是事实。”
  “那个omega和你什么关系?”
  “你是要救人还是要查户口?”

  “为什么这么做?”阵痛减轻一点,Chase坐起来,湿漉漉的衣服和裤子黏在身上凉冰冰的,他搂紧了单薄的白大褂。
  “……你知道,因为omega的生育能力,很多被当做商品从别地绑走卖去其他地方的事情吧。你有尝试过在一个陌生、肮脏的地方被你素不相识的人轮流……直到你怀了他们的种,这样的生活吗。”
  “我很抱歉,你的不幸。”Chase费力的挪了挪,靠在墙上,“但你确定你这样有用吗?你会被外面的警察击毙或者下半辈子牢底坐穿,后面那个还是好的。”
  “怎么可能有用。”
  “……哈?”
  “但总得有人,做点什么傻事引起注意……”
  “……”

  “House?”
  House和Cuddy坐在长椅上抬头,Wilson在他们边上停下。
  Wilson看了看四周,把一支药剂和针管塞进House手里。
  “Wilson?!不要帮着他做傻事!”Cuddy压低声音。
  Wilson准备辩解。House已经打开封口,对着自己的胳膊打了一整支的量。
  他撑着拐杖站起来。

  “House.”
  他回头,那双棕色的眼睛盯着他看。
  “注意安全。”

十三
  被布遮起来的门诊部发生骚动。
  omega的信息素像新鲜的蜂蜜,从门的另一边透出来,只要一点点就足够让外面眼红的alpha一瞬间如狼似虎。
  枪声响了两声。
  血腥味弥漫和蜂蜜味交融在一起。

  门被打开。
  一个拄着拐杖胡子拉碴的蓝眼睛男人站在那里。
  “嘿!出去!”
  “你难道打算欺负一个拄着拐杖的人?”诊断科主任做出一个不可置信的夸张表情。
  “我不想袭击医生。”
  “那我正好可以如你所愿,我要把里头那个锋蜜罐子带走,好让你变成这里唯一的焦点,你想用什么玩法都没人拦你。”

  抑制剂似乎很有用,但是加剧了腿痛,每前一步都是在针毡上行走。
  前面是漆黑的枪管对着他。
  “要么你在这里杀死两个医生,当然里面还有一个是你的同性别,然后你在自欺欺人是为了自由,为了平等,为了omega能得到更好待遇。”
  House的胸膛离枪口只有几厘米。
  “他是个好医生,年纪轻轻、名校出身、努力,救过的人比你杀的多得去。”

  最后,罪犯打开了门。不知道是因为身为omega对同性的偏护,还是因为对于同性救人者的钦佩。
  蜂蜜味道扑面而来。
  二十多个发情期的alpha像饿狗一样从四面八方扑来。
  在离House五米的地方他们怂了。
  场面十分震惊而且戏剧。

“你看起来像掉进水里过,还是蜂蜜水,澳洲特产的蜂蜜?。”House皱着眉头看着蜷在地上的Chase。
  “闭嘴House……”
  “你得用两个星期的门诊时间回报我,起来,”House拄着拐艰难的蹲下来把Chase拉起来架着他,“我们出去。”

  “你没说过你是alpha!”罪犯愤怒地用枪指着架着金发医生的拄拐医生
  “你没问过。”拄拐的医生瞥他一眼,好似那不是枪只是个巧克力棒。

十四
  二十个alpha死了十三个,因为发情争夺omega相互撕咬,两个还在危险期。

  “好些了?”
  Chase穿着Wilson的衣服,宽了不止一点。
  “挺好的,我想。”Chase手里捂着一杯热可可。

  诊断科主任躺在肿瘤科主任的办公室里。
  “还疼?”
  “你这是废话。”
  Wilson将手搭在House正在揉腿上伤口的手上。房间里充满了牛奶巧克力味,令人安心。
  “你再好闻也会让我肾上腺激素过多血压增高你知道的吧?”
  “那不是正好,把你身上的抑制剂排干净,谁叫你用那么多。”
  他低头亲了亲他的额头。

十五
  “Dr.Wilson是alpha?!”
  “是啊,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我说过了Dr.Wilson可能不是omega……”
  “但,Dr.House也是alpha?”
  “那他们到底谁上谁下?”
  “我赌Dr.House!”
  “那我赌Dr.Wilson——”
  “你们论文交了吗……”
  Foreman再一次发誓他只是不小心听见了小护士们的对话,没有偷听。

  “你们问House的信息素?”
  Wilson停下手里的笔看着前面一排小鸭子。
  “Well…”

  “其实是可卡因。”

  “啥?”x3

  “他的信息素是可卡因。”

  “嘿!Wilson!”
  肿瘤科办公室门被猛的打开,诊断科主任站在门口。
  办公桌后面坐着的医生和办公桌前坐着的医生们一齐转过脑袋瞪大眼睛一脸茫然的看向闯入者。
  然后诊断科主任关上门。
  在不明情况中,他们闻到一股伏都百合的芳香。

  “House!别他妈再这么做了!”

  今天的普林斯顿大学附属医院也充满了温暖与和谐。

评论(1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