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ra与光共眠🔫

不正经的正经南方人,杂食,墙头很多的感情骗子。

【豪斯医生】嘿,你打算如何跨年(cp: Hilson,ForemanChase)

【SPN世界观,背景架空,House是猎魔人设定。赶出来的产物,杂乱无章ooc,不适宜请及时退出。】

  窗外下着雪,霓虹灯不肯向黑夜认输一般绚烂着,平安无事的跨年夜,这没什么不好,人们将在新年钟声响起的时刻在烟花下交欢一个吻向彼此许下易碎的诺言,或者将抬头望向不知何地在看不见星光的天空下给自己一个愿望当做在这个糟糕的生活的安慰,不管是虚假的还是真实的,人们总会不放过一刻钟浪费享受快乐的时间。而,Gregory House,将欢乐关在门外,一个人紧握着孤独。

  “你应该出去逛逛,招个妓,或者赌博,总而言之找个乐子。”Chase擦拭着带着复古花纹的枪支,对他的导师说。金发在午后懒洋洋的阳光下十分柔和。
  “神学院现在都教人这些吗?”House陷在沙发里把玩着自己的拐杖。
  Chase耸耸肩。
  “人总是找机会给自己借口,接着自欺欺人生活美好。”他自顾自说着。
  “可不是嘛。”Chase难得没有皱起眉头,反而礼貌性地赞成了House并且开始利索的收拾枪支和其他工具。
  “有约?”
  “嗯哼。”
  “Cameron?”
  “女巫不和男人约会。”
  House眯起眼睛审视了他翅膀长硬了的小鸭子。后者逃之夭夭。

  House看清了屋外Chase钻进去的那辆车的驾驶座上的家伙,那个黑人皮囊的控制狂恶魔。
  “给我把Chase完好正常的送回来否则我让你血管里都是盐的泡在圣水里。”他给恶魔的手机发了一条信息。
  只过了几秒,新消息的通知亮起。
  “我会提醒Foreman记得戴套。”
  ……个不孝子。

  时针在十一和十二之间。
  距离Chase跟着Foreman出去已经过了七个多小时,House依旧埋头于物理学和历史的书籍。
  灯泡脆弱地闪了两下,接着暗了。
  House在黑暗中皱起眉头,第一反应是拿起身边装着刻有六芒星子弹的枪。

  “噢House,很抱歉我吓到你。”耳边一个陌生却十分无害温柔的声音响起。

  “我只是想和你说新年快乐……

  你并不孤单。”

  灯光重新亮起。House确定了房子除了他外没有其他人,但胳膊和脖颈上残留的温度太过真实。
  他思索片刻,不打算在意。

  新年的烟火在半空炸开。

  “就只这样?!”红头发的年轻天使Masters,不可置信得看着她的导师。
  “嘘……”Wilson竖起食指贴着嘴唇,温和笑着看着小姑娘,“还不是时候。”


end
新年快乐!谢谢看完毫无内容的废话——(鞠躬)

评论(3)

热度(11)